解放13579

铁三角,若缺了个角,该如何稳定?
两个人,若缺了个人,该如何继续?

【宁伦】由 笑声传奇170625 衍生的脑洞

●我胡汉三又回来啦!考完中考后重回圈!这里灵儿,文笔不好请见谅……
●怎么说,我就是特别喜欢由节目延伸脑洞,没办法咯~
●文当然是虚构的,请勿上升至真人,谢谢合作~

“来,请王宁老师打开瓶盖,揭晓您抽中的挑战者。”
艾伦紧紧的盯着台的另一头,心里不禁紧张起来。
王宁轻轻旋开瓶盖:“再来一瓶。”
全场响起稀稀拉拉的笑声,却没有艾伦的声音。
“中奖了。”
王宁抖落装在瓶中的纸条,若有其事的闻了闻瓶子:“好香。”放下瓶子,抬头看见台的另一头某人严肃的表情,咧开嘴笑了,缓缓展开纸条。看的是谁,不言而喻。
“王宁老师抽到的挑战者是?”
“王龙,徐英子。”王宁大声地念出名字,并将纸条调了个转,眼神又不自觉的飘向台的另一头,想看看对方的反应,却看见蔡明老师过激的反应。
……
“他们有绝技我也有绝技,但关键我的绝技在台上不太好展现。”
“那您是什么绝技不太好展现?”
“我的绝技是侧方位停车特别好。”王宁正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,还加上了肢体语言。
“什么啊!”艾伦顿时破功,无奈的笑着,但貌似没有了开始的紧张感。
这是否,达到了某人的目的?

……

“王小宁!你老婆已经死了!”
“……你胡说!”
“你自己看!”
“不是……不是真的……我老婆没有在柜子里……我老婆刚刚生气进卧室了……我老婆只是生我的气了……”
“哥,这到底怎么回事啊?”
“其实她老婆已经去世一年了,但她一直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,一直以为他老婆还活着……”
……
“小宁……”
“老婆……老婆你别走……老婆你回来……老婆我想你……老婆你回来!”

……

“是为了这个舞台,全新创作的作品?”
“额……是……一个非常新的作品,全新的作品,但是一直在我脑子里构思已经好几年了……”王宁低着头,背着准备好的稿子,努力平复着还没从剧中脱离的情绪,“只是我们为了这个节目才把它编排出来。”
怎么可能是为了这个节目?不过其实也差不多,因为这个节目这个舞台,有伦儿啊……亲爱的伦儿,你,刚刚应该有认真看过了吧?

“艾伦老师?”
王宁心中猛地一惊,惊慌地抬起头看向艾伦的位置。
“其实我太了解王宁了,因为我们俩是大学两年同班同学,然后在麻花儿一块摸爬滚打这么多年……”
废话,都这样了怎么可能还不了解,更何况曾经……我们还在一起……过……
“其实我觉得越是这种关系我觉得越应该说两句实话……”
王宁点点头,苦笑着看着艾伦。
这种关系……哪种你倒是说清楚?……实话……我们多久没说过话了?
“我觉得王宁今天没有把他最优秀的一面展现在观众的面前,是因为我觉得这个小品真的可能是因为时间短……”
最优秀的一面……不都留给了曾经?……时间短,但也是真心……
“因为是兄弟所以我跟你直说……”
王宁笑了,笑得特别灿烂。可伦儿啊,你有没有看出我的苦涩?
兄弟……也只是兄弟……吗?
“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时间短的原因里面扣埋的不是特别的好,所以我觉得再给点时间王宁儿一定能发挥的更好。”
王宁笑得露出了虎牙,跟着观众鼓掌,目光在艾伦说完话的一瞬移走。伦儿啊……说什么时间短,也是给我台阶下,不是吗?你为什么……总是为我着想?……以前……也是这样……

“潘长江老师。”
……
“蔡明姐其实和王宁也合作过好多次了。”
“我第一次上春晚就是明姐带我上的。”
是啊,那时我还在麻花,和伦儿和远儿组成了铁三角。还记得那次轮儿为我着想就把名额给了我,让我和远儿上了春晚……
“……我懂你孩子!”
“谢谢,谢谢……”
王宁赶紧鞠躬,使劲眨了眨眼,让泪滴悄无声息地摔在地上,没有人知道……
当初潘长江老师和蔡明老师也为我和伦儿操过心呢,但现在我们……对不起,让你们费心了……

“……请您到观战区观战。”
王宁一边退场一边回头看,眼中反着光,却没有看到艾伦那红了的眼白……
无论谁得了这个不高的分都不会太开心吧……算了,反正结果什么的都定了……不过说不在意也是骗人的吧……
不过艾伦啊……你在在意什么?

“我觉得我的这个作品其实是适合再看一次的,当你再看一次的话,你会明白我想演这个作品的初衷。”
其实,我的风格还是没有脱离麻花啊,还是蕴含着道理。伦儿啊,这可是你以前给我灌输的,我还记得咱因为道理和搞笑吵过一架呢……

节目录制后。
“伦儿。”就在传奇笑将退场时,王宁叫住了艾伦,艾伦虎躯一震,没说什么,就停在了王宁面前,背对着他。
“伦儿。”王宁再唤了一声,艾伦还是没反应。
“唉。”一声轻叹,王宁拉着艾伦的手就向他自己的休息室走去。艾伦低垂着眼,看着两只相握的手。
多久了呢?多久没有这样一起走过?艾伦感受到王宁手掌传来的力度和温度。那力度捏的艾伦的手生疼,多想抽走啊,但,艾伦此时只贪恋着那暖暖的温度。其实,就这样被你牵着一直走下去,也不错?
“唉,老蔡啊,你看这俩孩子……”潘长江老师看着王宁艾伦两人从身边走过,转头对着身旁的蔡明老师说话。
“没办法,这俩孩子的事只能他们自己解决,我们原来帮了那么多最后却……只希望他们现在能和好吧。”蔡明老师摇摇头。
“老蔡啊,你什么时候这么正经了?不听你插两刀我心里不舒服呢。”说着潘长江老师捂了捂心口。
蔡明老师白了他一眼,加快步伐向前走去。
“我去你走那么快干嘛呀?”潘长江老师只能小跑着跟上。
“哼,腿短。”
“……”
“现在心里舒服了?”
“……”

王宁休息室内。
“伦儿。”王宁放开了艾伦的手,艾伦有一瞬的失神。
王宁转过头,看着低着头的艾伦叹了口气,说:“伦儿,坐吧。”说着,指着一侧的椅子。
艾伦偏偏头,看了看椅子,坐下,仍然低着头,不说一句话。
“伦儿,抬头看着我。”王宁把手撑在椅子的两侧。
艾伦抬起头,看着王宁的眼睛。由于王宁背光的原因,他的眼睛黑得深邃,艾伦感觉自己快被吸进去了,好想……靠近一点……
“伦儿,你是不是还在怪我?”王宁皱着眉,认真的看着艾伦。
艾伦又低下了头,仿佛在思索着什么,片刻后又抬起了头:“我不怪你,大家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不是吗?你既然选择了这条路,又有谁能怪你呢?”说完,艾伦扬起了嘴角。
王宁起身,拉过旁边的一把椅子,坐在艾伦身旁:“那为什么你就不和我联系了?就算我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?而且这几天录节目住一个宾馆里都不和我说话?咱虽说不在一个团队了,但我们不是说好要永远……要做永远的兄弟吗?”话到最后王宁还是换了一种说法。
“兄弟……吗?……”艾伦重复了一遍,顿时觉得有一股莫名其妙的火气冲出,“王宁你就把我们的关系形容成兄弟?那些曾经的曾经也只算兄弟吗?”艾伦站了起来:“还是说……你只想做兄弟?”
“伦儿……”王宁站起,轻轻抱住艾伦,心里一阵疼。这孩子,瘦了多少啊……“兄弟……不是你说的吗?”
“废话!在摄像机前面我能怎么说?你放开我!”可艾伦说完这句话并没有什么行动,并没有将王宁推开。
“伦儿,我知道……我们,不只是兄弟。有什么事都说出来吧,说出来就好了。”王宁轻轻地拍着艾伦的背。
“宁儿……”艾伦也抱住了王宁,把头埋在他的颈窝处,“你凭什么一声不吭的就走了!怎么可以不和我说就离开麻花?当我看到消息后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吗!尤其是听说远儿和腾哥丽姐都知道的时候,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!那种全世界唯独你不知道那件事的心情你懂吗?我才不要接你的电话!我才不要见你!我才不要!……我不要……我不要我是最后一个知道你的消息的人……宁儿……我想你了……”
王宁感觉到肩上一片湿润,更加紧紧的抱着艾伦:“好好好,都是我的错,我错了。我不该不告诉你的,但我只是怕如果我告诉你了你就不让我走了……说来我也挺自私的,我想自己闯一片天地,却忽略了你的感受……伦儿,不要生气了好吗?不要不理我好吗?我……也好想你啊……”说完,王宁也已泪流满面……
休息室内暖黄的灯光照在两个相拥而泣的人,画面竟是如此温馨美好……
“伦儿啊。”王宁慢慢放开了艾伦。
“嗯?”艾伦擦了擦脸上未干的泪水。
“伦儿你相信我,我无论何时都没有抛弃过你。伦儿,我爱你,让我们回到从前,好吗。”王宁真心的笑了笑,挤出一脸的褶子。
“好啊,不过我要补偿,我要看你的绝技展示!”艾伦也笑了。
“绝技?什么绝技?”王宁表示一脸懵。
“侧方位停车啊!快走!”说着艾伦傻傻的笑着推着王宁就走。
“你这孩子是不是傻了!”王宁打了一下艾伦的头,艾伦委屈的瘪嘴斜眼看着王宁。
“哥你是不是嫌弃我了?”
“嫌弃!嫌弃的要命!就这样走,不拿车钥匙啊?你等哥把东西收拾下呀!还有你也去收拾下吧,一起走吧。”王宁笑骂着艾伦,捏了捏他的脸。
“好啊!”说着,艾伦就跑出了门外,走廊里回响着他的笑声。
“唉,我的伦儿啊……”王宁笑着,眼中满是宠溺,轻轻抚了抚额。

“哟老蔡呀,你看艾伦这孩子是不是病了?”潘长江老师看着艾伦飞奔的背影,转头对蔡明老师说。
“病什么?我们这叫年轻。你们老年人不懂……”蔡明老师斜眼看着潘长江老师,走了过去……
“……”只留潘长江老师一人在风中凌乱。

“伦儿啊。”车内,王宁用右手拍了拍头快磕在车窗玻璃上的艾伦。
“嗯?”艾伦揉了揉眼睛,“我困了,有什么事说……”
“……算了没什么。”其实我只是想问问你今天看懂我的小品了吗,但想想你应该没看出来吧。
“到底什么啊?”艾伦正了正身子,一脸不悦的看着王宁。
“没什么,就是说你头快要磕在窗上了,要不……”王宁拍了拍肩膀,冲艾伦笑笑,“哥这里借你一用?”
“……哥我靠你肩上和磕窗上有什么区别?”
“诶对了,你好像瘦了挺多啊。”
“嗯哼,正减肥呢。”艾伦又把头向后仰,靠在座椅上,闭上眼睛。
“减肥干嘛?胖点多好,脸捏起来还有手感。”王宁转过头又冲艾伦笑着。
“行了,哥你把头转过去,好好开车啊!”艾伦把王宁的头扭过去。
“好啦好啦知道了,对了,这个你拿去垫着,就靠窗上睡吧,我开稳点。”王宁拿出一个枕头递给艾伦,艾伦靠上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,王宁陷入了沉思……

“王小宁!你老婆已经死了!”
“伦儿!宁儿已经离开麻花了!”

“……你胡说!”
“远儿你胡说什么!”

“你自己看!”
“你自己看!”

“不是……不是真的……我老婆没有在柜子里……我老婆刚刚生气进卧室了……我老婆只是生我的气了……”
“这合同不是真的!宁儿才没有离开麻花!宁儿只是生我的气了,所以他才没来……”

伦儿啊,其实我离开麻花那天在门后听见你和远儿的对话了呢,对不起啊,就这样走掉了……

“哥,这到底怎么回事啊?”
“其实她老婆已经去世一年了,但她一直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,一直以为他老婆还活着……”
……
“小宁……”
“老婆……老婆你别走……老婆你回来……老婆我想你……老婆你回来!”

伦儿,我离开麻花一年了,但这过去的日子就像你还在我身边。我曾试图让其他人在你的位置,可好像根本不行呢……不,把好像去掉。
伦儿啊,我多希望你不要离开我,可你根本不接我的电话,无论什么方式都不联系我。别走好吗?回来好吗?我想你了……

还好,现在我梦想成真了……

“咚!”
“我去,怎么了?”艾伦顿时弹起,茫然的望着车窗外的停车场,“到了?”
“到……到了……”王宁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“怎么了?哥你不是说你绝技侧方位停车很好吗?怎么这动静?”艾伦疑惑的解开安全带走下车。
“额……好像磕在道牙子上了……”王宁怎么可能说出是因为想到以上内容呢?
“……”艾伦看着王宁下车锁车,突然想到了什么,“没事,反正磕的不是我的车!”说完艾伦就向宾馆跑去。
“嘿你个孩子!站住别跑!”王宁紧随其后。
只听宾馆停车场响起了诡异的(?)笑声。

真好,我们之间还是一如既往,未曾改变。

【宁艾】角色

●刀,短篇
●因感觉攻受不是很明显吧就打了双tag
●看了《喜剧总动员》宁哥哥和郑恺的小品,心里难受,文笔不好,请多担待

……

“伦儿,咱们分手吧……”

全部的美好都被这句话打破,艾伦看着眼前的人转身离开,死命地攥紧了拳头不让眼泪流下……

他很听话,听话得还记得他曾说过不喜欢看他哭,他就从来不让眼泪落下,包括现在……

艾伦静静地坐在台下,看着台上王宁和郑恺的表演,听
着台上郑恺做作的傻笑声和他叫王宁的每一次“小宁”,
听着王宁每次叫的“大恺”,听着那熟的不能再熟的台词……

是的,那剧本是从前他和王宁一起排过的,只不过角色不是郑恺,而是他自己,艾伦。
那可是我的角色啊!你就这样让别人轻易地演绎了?台上的人应该是我!站在你身旁的应该是我!牵着你的手的人,抱着你的人也应该是我,是我啊!!

……

思绪又回到了当初排这个小品的时候,王宁的一颦一笑又出现在了眼前,艾伦还记得那时他牵着王宁的手往外逃离“传销组织”的时候王宁总是攥的很紧,王宁也答复说怕他傻,一下没刹住跑快了,万一撞门上了怎么办?说完还笑着用手杵了下他的头,眼睛闪着光……

想到这,艾伦的手不自觉地摸上了额头,嘴角也微微的翘起,与周围开心的观众看起来也还是挺和谐的——如果抛开那两行泪水不看的话……

其实只有两秒钟的时间,因为再下一秒艾伦就感觉到自己哭了……

“说好了不可以哭的,师哥不喜欢我哭的……”艾伦连忙用手背擦着眼泪,可泪水就如黄河水泛滥一样,滔滔不绝,于是艾伦只好用手直接捂住了眼睛……

还记得王宁曾看着泪流满面的艾伦说:“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?你再哭我可就不要你了!”然后艾伦赶紧擦掉了眼泪:“那是不是只要我不哭你就一定会和我在一起?不要不要我……”之后王宁看着眼眶红红的但却看起来萌萌的艾伦笑了:“傻瓜,我当然会和你在一起了,我的一米八七大机灵!”王宁的眼睛似乎总是会发光。

“师哥,我不哭了,你回来好不好?”

……

大幕合上,四周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,让此时的艾伦更加显得格格不入……艾伦仰起头,看着面前正在被采访的王宁和郑恺,眼睛又再一次湿润了,可他倔强地不落泪,高高地抬着头,还盯着王宁。

30秒的投票时间,艾伦用了十秒投票,用了十秒看王宁,还有十秒……和王宁对视……但此刻在王宁的眼神里,他再也没看到那束光,他不能和他说话,心里的痛也无法从眼神传递,他们之间,仿佛就从此没有了交流……

30秒过后,艾伦又再次看着王宁的背影离他越来越远,但这次,他并没有再只是站在原地,闭上眼,站起身,向剧场出口走去……

就让我从此放下,反正你身边的角色没有我,也再也不会有我……

看了宁哥哥和郑恺的小品后,感觉心好累……现在好想求刀吃……

用了那么久的lofter第一次来发……送给亲爱的(帅帅的)(萌萌的)(……)伦哥~